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35515.com >

“无糖”食品:真的对糖脂代谢无影响吗?

发布日期:2019-08-14 04:16   来源:未知   阅读:

  常规赛的两次交锋勇士都负于猛龙,而且主场还是大比分落败,加上上轮也是由伊戈达拉一个三分稳住阵脚才赢下了第二场,信心还是有些不足。由于杜兰特未能回归,本场猛龙大概率会尽量偷一场,但是猛龙如今潜力殆尽,而勇士考辛斯状态回勇,角色球队状态激活,本场有可能会延续上一场的节奏,拖住猛龙打阵地,本场大分机会不高。因此本场更倾向于回归主场的勇士可以拿下胜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S更多赛事资讯关注官方号:球探体育比分 ,很多手机朋友不知道怎么找球探体育比分,手机打开这里的官方的: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大量研究证据表明,含有果糖的甜饮料与 NAFLD、肥胖等代谢紊乱显著相关,因此食品行业常推荐采用非营养性甜味剂(non-nutritive sweeteners,NNSs)作为一种添加策略,在保证饮品一定甜度的同时限制总热量摄入,可替代含有高浓度果糖的玉米糖浆等。

  2012 年,美国营养与饮食学会发文指出,在遵循国家或个人营养膳食推荐前提下可以适量地在饮食中使用 NNSs,认为在严格规定的用量下是安全的 [1],并且可能有助于减少不必要的热量摄入,避免增加糖脂代谢性疾病(如肥胖、2 型糖尿病 [T2DM]、心血管疾病等)及龋齿的发病风险等。

  美国 FDA 也批准了多个 NNSs 作为安全的食品添加剂,如安赛蜜、www.csy49.com阿斯巴甜,罗汉果提取物,纽甜素,糖精,甜叶菊,三氯蔗糖等。

  而 FDA 批准的步骤也比较严格,包括临床前动物的毒理学研究、人体学的吸收、分布及代谢动力学、累积效应,以及不同用途的确定摄入量等 [2]。

  为了健康考虑,人们选购时通常会选择的这种添加了甜味剂的无糖食品会对糖脂代谢产生影响吗?

  从汇总的动物试验结果来看,甜味剂可以引起糖代谢调节受损,增加动物摄食量,并可以促进体重增加,其中的机制涉及肠道菌群改变、某些保护性的肠道酶类活性被抑制、刺激食欲中枢神经元等。

  摘要:日职联最新战报:磐田喜悦 vs 川崎前锋于北京时间2019-06-30 18:00展开激烈较量。全场双方总进球数大于3球,终场比分1:3为大球赛果。本场比赛一共产生5个角球,3张黄牌,0张红牌,0个点球,4个进球。本场足场裁判吹响比赛终场哨声,川崎前锋以3:1最终获得胜利。

  1950年11月22日,当时尚在沃克·韦恩堡的活塞队,客场挑战明尼波利斯湖人,两队相互摆烂,双方每次投篮平均耗时90秒,锣响灯灭时,活塞19:18一分险胜湖人。

  Feijo 等人发现,在摄入总热量相似情况下,与蔗糖相比,喂食糖精或阿斯巴甜的大鼠体重增加更多 [4]。更深入的基础性研究结果表明,NNSs 增加食欲的机制在于激活与进食、能量平衡中枢相关的 NPY 神经元,在小鼠敲除 NPY 后 NNSs 的促食欲效应消失 [5]。

  Suez 等人发现,食物中添加糖精、蔗糖素、阿斯巴甜的小鼠在 11 周时均出现糖代谢受损,而在使用环丙沙星和甲硝唑处理 4 周后这种不良效应被消除;同时,无菌小鼠在移植了食物中添加 NNSs 小鼠的粪便后同样会出现糖代谢受损进一步证实了 NNSs 可以通过改变肠道菌群引起糖代谢紊乱 [6]。

  (1)探究 NNSs 在人体学上的效应试验大多为观察性研究,结果通常显示 NNSs 与更高的代谢风险密切相关,能够显著增加体重、BMI、腰围等。

  来说口才是北京志博天地人和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旗下面向4-12岁幼少儿口才教育领导品牌,以“领袖素质”为核心研发了一系列围绕“八大才艺”展开的幼少儿口才与表演课程。

  例如,Chia 等人发现,在调整各种混杂因素后(如年龄、种族、运动、饮食量等),长期摄入低热量 NNSs 人群比对照组的 BMI 显著更高 0.80 kg/m2,腹型肥胖患病率显著更高 36.7%,www.025456.com,而腹型肥胖的发病风险则显著更高 53%,并且随使用时间对腹型肥胖发生具有显著累积效应 [7]。

  (2)关于 NNSs 对人体影响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开展的比较少,且干预时间通常仅为 6 个月左右,很难得到较为准确和稳定的结果,且结论存在分歧。

  一项大型 Meta 分析综合了 7 项 RCTs 研究(共 1003 名受试者)和 30 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共 405907 名受试者)中 NNSs 对成人及青少年糖脂代谢、心血管等的影响。

  分析显示,RCTs 研究的汇总结果为 NNSs 对受试者 BMI 并无显著影响,而某些 RCTs 尚存在 NNSs 对糖脂代谢相关的获益;但队列研究的汇总结果却表明 NNSs 能够适度增加受试者 BMI,且与腰围、肥胖、高血压、T2DM、心血管事件等呈显著正相关 [8]。

  有研究者指出存在结论差异的原因可能在于,一是 RCTs 研究干预时间很短(6 个月~2 年)、样本量少,而队列研究的随访时间则通常可持续至 10 年以上、且为真实世界设定、样本量比 RCTs 研究大得多,二是存在文献发表偏倚导致阴性结果未得到公布,因此总体看来 NNSs 长期使用引起糖脂代谢紊乱的风险仍存在担忧。

  2019 年最新 ADA 成人糖尿病/糖尿病前期营养治疗共识报告中提到 [9],FDA 审查并批准了多种 NNSs 的安全性,可在一般人群包括糖尿病患者中使用,认为 NNSs 可降低每日碳水化合物和总热量摄入,可能有益于血糖、体重和心脏代谢指标。

  强调在使用 NNSs 降低总热量/碳水化合物摄入时,反而更应该注意避免从其他食物摄入额外的热量,增加糖脂代谢异常风险。

  2019 年 ADA 会议上公布和展示的多项研究也显示,NNSs 与含糖饮料在增加糖尿病发病风险方面效应相似,例如长期使用 NNSs 达 4 年可增加糖尿病发病风险 20%。

  而甚至所谓 100% 纯果汁如果每日摄入过多同样可以增加糖尿病发病风险,因此应当将纯果汁归类于含糖饮料,限制饮用,而不能作为水果的替代品。

  此外,一项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营养系 Jean-Philippe 教授所作的 Oral Presentation 环节展示了其最新的研究数据 [10],4 年的随访结果显示,牛奶摄入与 T2DM 发生无关,而长期、稳定摄入酸奶可适度降低 T2DM 风险达 13%,但芝士摄入可增加 T2DM 风险 8%。

  综上所述,在一定限度或短期内使用甜味剂可有助于减少总碳水化合物/总热量摄入,但这种情况仅限于临床试验设定,并非真实世界情形。

  而长期以甜味剂替代糖类或长期摄入该类饮品的总体代谢效应倾向于不利,因此日常生活的原则就是:尽量避免各类甜味饮品,包括含糖或甜味剂,不妨改为酸奶、水果才是更为健康的选择。